FEATURE

近期在電視上的當紅角色「張誠」和「柳議員」都由鄭子誠飾演,或許對你來說他是「完美奸人」,無論走進什麼劇集,都能完美融入成「有陰謀」的奸角。可是每晚9時後,他又變身成為音樂情人,在電台上播放八九十年代的歌曲,讓都市人拋開壓力,盡情享受音樂。而對聽歌多年的鄭子誠來說,音樂是如何影響他?在聽歌的音質上又有何追求?馬上來看這位「不同凡響」的音樂情人怎樣說吧!

爸爸愛聽交響樂,媽媽愛聽英文歌,鄭子誠自少在受音樂熏陶,甚至以後的工作都離不開音樂,他說:「我的啟蒙音樂老師是木匠樂隊The Carpenters,當我還未懂聽音樂的時候,我的母親已經將黑膠放在唱盤上,所以我從小就聽他們的英文歌。」音樂伴隨成長,不同階段會聽不同類型的音樂,鄭子誠也不例外,他說:「到我懂事時候,因為當年未有廣東歌,溫拿唱了很多歐西流行曲,而我亦循著他們的重唱版本,找回原裝正版、原汁原味的滋味。」到了談情說愛的年紀,對愛情充滿憧憬,鄭子誠則最愛陳百強的歌:「他的《漣漪》,就算現在聽都讓我毛管豎起,那種感動、美麗和如詩如畫的感覺,在我現在懂得的音樂中,都找不到比它更如詩如畫的音樂。」再到愛蒲愛玩的年紀,他則喜歡去的士高聽歌,那時John Travolta的《週末夜狂熱》(Saturday Night Fever)和Bee Gees樂隊的歌曲就是年輕人必聽的。但近年他則喜歡聽純音樂,他解釋到:「無歌詞的音符,可以帶我去更遼闊的創作空間,可以想像很多不同事物,在純音符上,音樂更加升華。」

讀時裝設計,原本在多倫多任櫥窗設計師,為何輾轉會到電台任唱片騎師?鄭子誠說:「自少所有零用錢購買收藏黑膠唱片,儲了4、5箱新奇士橙的黑膠唱片。可是經常搬家,被媽媽扔得越多,很心痛不捨。那時就想,如何令我的黑膠唱片資源增值,分享給更多人?不如在電台工作吧!當年在加拿大電台人手缺乏,也容易進入電台工作,我覺得找到興趣,可以發揮長處,很有滿足感,後來回來香港也在電台做音樂節目。」鄭子誠說自己本來很害羞,不喜歡在陌生人前說話,但在電台工作後,經常向別人分享自己的黑膠音樂,漸漸改變了他個性,變得多話,甚至害怕「Dead air」。

身為唱片騎師,聽得最多音樂的地方自然也是電台,他說:「每晚都回港台做《音樂情人》節目,很慶幸能夠做這個音樂節目的主持,因可寓聽歌於工作。儘管我喜歡聽歌,但藝人的工作繁忙,少有機會抽空聽音樂,現在它成了工作一部分,每晚都有一小時,可以邊聽歌邊分享音樂,實在很感恩!」電台以外,鄭子誠也必須四出不同地方工作:「因拍戲、做電台和配音工作等要四出走,在車上是我聽得最多的歌的地方。香港永遠都塞車,所以會製造很多時間和空間,讓我慢慢享受音樂」。

愛好音樂的人,對音樂質素定必都有所要求,鄭子誠也不例外。他說年少時候和朋友都喜歡追求音響上的完美,對於音響,他最著重Bass(低音)的部分:「如果沒有好的Bass,便不能稱得上是好音響。Bass能讓人感受到一份沉重力量,若缺少會讓整首歌曲失去重心。所以我喜歡調教音響時,例如要在Treble(高音)和Bass之間選擇,我會將Treble調較得很小,而Bass則調較得很大。對於我來說,能帶出沉重感的節奏是音響上最珍貴之處。」但在電台工作久了,鄭子誠發現要聽完美的音樂,需要很多空間擺放音響器材,並需營造出適當的環境才可,他說:「我住的地方不大,環境有所限制,而經常都能在電台聽歌,因此對於音響上追求熱情早已減退不少,而現在反而更追求音樂背後的創造,例如歌詞的道理及音樂營造的意境。」

鄭子誠當日以B&W 800 D3音響播放了帶來的多張發燒唱片。其中一首歌曲,他更說是不得不聽的作品——陳艾玲的《悲秋》。閉起雙眼一會兒後,他表示很喜歡音響真實有力的現場感:「音響的現場感很強,如海浪聲部分的音樂,閉上眼睛,就像置身海岸邊緣聆聽著充滿現場的拍浪聲!」B&W 800 D3的最大特色是採用鑽石高音單元,震動密度高且高頻段,大幅度避免失真效果,看來名不虛傳!

音樂聯想起聲音,而大眾對鄭子誠則聯想起「有陰謀」的形象。被認為是「完美奸人」化身,每句話背後都隱藏「陰謀」,而現實的鄭子誠卻和藹可親,和奸人一點拉都不上關係,那麼到底這個「完美奸人」認為什麼聲音才是最奸?「其實在電視上我飾演的角色說話不算很奸,因觀眾一聽便知我是壞人。我覺得當你害人之後,插了對方一刀還對著他笑,而對方都不知道甚至轉頭感激你,這才是最完美的奸人。」看來無論飾演「音樂情人」或「完美奸人」,鄭子誠都一樣觀察獨到,做得出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