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窮到燶,戴精工;輸到暈,戴星辰」這句俗語在香港膾炙人口。這句俗語裡面包含了兩個品牌-日本品牌Seiko和Citizen。香港地,錶對男士們的存在與女士們看手袋的方式無異;有人喜歡名牌背後代表的身份象徵,有人因為價值而選擇收藏,有人以炒賣方式去對待鐘錶這玩意。每當我們說到本地鐘錶收藏,定必提及著名鐘錶收藏家鍾泳麟先生,他在錶壇極具份量,收藏的心頭好逾三百隻,當中不乏過千萬的名錶,更是品牌柏德菲臘(Patek Philippe & Co.)著名愛好者,可惜鍾先生五年前因病與世長辭。今次MENXPAT訪問到他的兒子-鍾梓泰先生(Nic Chung),大談自己對錶的看法外,更向讀者分享多款名錶,名副其實「雙手伸一伸,貴過我全身」。

儘管香港首富李嘉誠先生早前接受《彭博Bloomberg》訪問時,明言自己只戴價值約3,000多港元的 Citizen,並對此錶讚不絕口。有趣的是,不少香港人卻鍾情於以萬元計的「勞力士」。Nic認為港人鍾情於Rolex只在於其「保值」的傳說,好比保險般,每當自己拮据時便把錶轉售去補貼自己生活。他不忿地問:「為何錶好像只有轉售用途?這樣真的是真正擁有手錶嗎?」難道,錢真的是唯一量度鐘錶價值的單位嗎?

其實錶是一件很有意義的物品。他說:「它紀錄了人類由石器時代到機械世紀的技術工藝,試想怎樣不用電池作主要動力去推動一部機器?錶就是這樣的一件物品,它亦是人類文明其中一項重要鐵證。」他又將把錶跟當年蒸汽機的地位一樣,不下於當年的工業革命。對他來說,「錶」除了擁有它的收藏價值和代表傳統工藝外,最重要的是,這件東西連結著他和爸爸的回憶。他笑言:「除了錶,我跟爸爸就沒有其他共同興趣。」

以往每當大時大節,鍾爸總會找來各式各樣的鐘錶,跟他介紹當中的奧妙之處。希望可以薰陶他對鐘錶的興趣。可惜的是他沒有太大的感受,並說:「十八歲前不喜歡戴錶,因為覺得有東西綁著手而感到不舒服。」

到了十八歲,爸爸送他一隻Rolex的Submariner:「因為它是一隻沒有日曆版本的Submariner,使我覺得整體錶面十分和諧,最驚喜是這款Submariner竟有天文台認證,價錢卻便宜了近萬最元正,可謂相當超值。」自始他對瑞士鐘錶燃起興趣,由當中的Serial number開始研究Rolex,再進一步研究Yacht Master和「地通拿」,到往後漸漸認識各界鐘錶,一切皆源自Submariner牽線。

Nic補充說,該款Submariner往後推出了更新版,他本來亦想購入,但鍾爸卻突然因病入院,最後更不幸去逝。「爸爸病逝後我購入了一隻,雖然只是港幣五萬元正,但背後所蘊藏的價值則沒法估算。」畢竟,這款手錶是父子二人之間的珍貴回憶。

Nic並不喜歡隨波逐流,他強調不論做人做事,理應抱有自己的想法,並指自己喜歡與主流鬥氣。現時不少人都會「跟風」去購入不同鐘錶,看見自己的心頭好,卻因為其不保值而放棄購買。他坦言這種想法是不對的:「能夠遵從對自己的看法就是最佳的選錶標準,皆因一切欲望源於美感,不論該錶的機芯設計得如何複雜,最後所呈現的美態才是最吸引人之處。」就如很多人鍾情於Rolex,他就支持Grand Seiko:「或許Rolex與Seiko的質量在眾人眼中有不同的評價,但最重要是我更喜歡它!」

「以玩錶為例,年輕人社會資歷尚淺,毋須急於買錶保值。理應放開懷抱選擇心水愛錶。這段時間可以吸收不同的鐘錶知識,增值自己。」他認為四十歲才是最理想的玩錶年齡,因為屆時已擁有一定的社會資歷,可以按著自己的方向購入心頭好。「舉例說,如想利用鐘錶投資的不妨選擇Patek Philippe,方便穿搭的可考慮Montblanc,日常休閒用Rolex最為合適,堅持『隨心而行』,才是我追求的玩錶之道。」

早前拜讀過不少Nic的訪問,不時以「千萬少爺仔」或是「富二代」去稱呼他。事實上,他對名和利卻不刻意追求,即使現在繼承了爸爸衣缽,他坦言畢生也沒法超越爸爸所塑造的成就。故他認為選錶和做人一樣,只有依照自己的想法跟著走,不受他人影響,才可發展出屬於自己的道路。筆者想起柏德菲臘(Patek Philippe & Co.)著名的一句:「Begin your own tradition」,不應跟世俗而行,本著自己的意願做事,達至心中富有,就是真正的「創富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