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香港是國際大城市,有不少外國人都定居香港。他們各有不同背景和人生閱歷。一個表面上是開設戶外品牌生意的外國人,昔日的他卻是美國海軍陸戰隊隊員中士,領導隊伍執行過不同任務!上過戰場,打過硬仗,究竟他什麼來頭?又為什麼會來到香港?

David在海軍陸戰隊一共服役5年,一直都在前線工作,加入海軍陸戰隊兩年便獲晉升為中士,21歲的他帶領著監視,偵查及收取情報的任務小組,除了要確保任務成功,還背負著隊友的生命,任重而道遠。被問到最深刻的一次行動,則是在2001年911恐怖襲擊發生後,他和他的隊伍是第一批被派去阿富汗執行戰略任務的地面部隊,為美國的反恐戰做好準備。

陸戰隊鼓勵隊員放下「自我」,個人的利益不應放置到團隊之前。不同的行動使他體驗到什麼是兄弟情,同時明白生命的可貴。這些經驗使個人有很大的成長,內心亦有很深的感受。David直言能夠加入海軍陸戰隊是其一生最大的成就,並表示當中經驗和智慧均無法在書本和筆記裡獲得,卻一生受用至今。

David退役後,回到美國入讀大學,在海軍陸戰隊裡的經歷使他對哲學和人文學產生興趣,於是他選擇了主修哲學和宗教研究。及後來港,為數間公司工作過,主要從事採購及衣服物料行業。

在香港定居已經十年, David說使他最嚮往的是郊外景色:「我住過很多城市,只有香港這個地方使我最滿意。市區與郊外地點的距離很近,十分適合我。」原來他是攀石愛好者,香港大大小小的攀石點他亦踏足過,這次訪問選址-黑角頭更是他的最愛。

訪問當天,David先帶我們瀏覽環境,到拍攝時,只見他嚴肅的神情,排好繩子,掛好鎖扣。左手先抓著石頭,右腳發力一蹬,雙手不斷探石、尋路,頃刻間便爬到中段。技巧十分純熟,毫無猶疑和考慮。轉眼間就到高處,回頭向我們打招呼。為什麼他如斯熱愛攀石?他說:「攀石使自己能夠隨心所欲,面對高難度的路線時,更可以訓練自己的解決問題的能力。」

極限運動帶給David的不只是自我肯定的成就,更帶給他一個創業的契機。面對著全球化工業延伸的「快速時裝」風氣,一些戶外運動品牌亦轉營走上這條道路,卻犧牲對質料上的堅持和裝備上的功能性,使得David有「自己衣服自己弄」的想法,於是他憑著自己在採購衣服物料的經驗,配合新的衣物質料科技,設立自己的品牌「VIRTUS」。他立志打造功能性強和耐用的戶外服裝,不斷嘗試新的質料,希望可以造出最好的產品。他還對自己的商品設下「終身保養」的承諾。憑著這種熱誠和堅持,換來不止是產品上的好評,更對自己的理想踏出了忠實的一步。

即使已經退役,David還鍛鍊著對自己身體,自己定下每天的營養餐單和操練目標,嚴格實行從不馬虎。貫徹自己對紀律和執行的原則。可見他的軍人魂未因為退役而泯滅。

「人到舒適的地方就會自己停下來,形成自己的舒適圈,這樣未免太大材小用!人類是一種懂得進步的一樣物種,被賦予有精神和智慧去學習,豈能被我們所熟悉的框框著自己?」David在陸戰隊中明白到生命得來不易,理應要好好珍惜。他認為努力成長自己,就是對生命最佳的證明。

或許在現今社會,「堅持自己」四個大字已經很難,都市人娛樂太多,興趣太少;工作很多,自己用得著的時間太少。而茫茫人海中努力為自己奮鬥。對他來說,「成功」不是男士們的一個準則,如何成長,如何豐富自己的閱歷,如何追求更好的自己才是一個真正的男人,真正的戰士,真正成為一個可以在社會上立足的桿將。

第一次真正接觸一個海軍陸戰隊員,David給筆者的感覺是一個很自信的男人,同時是充滿正能量。他希望可以以生命影響生命,以自己對生命的反思去鼓勵其他人。現今社會經常利用成功和失敗去釐定一個人的價值,但對David來說這並不是唯一的標準,如何保持住進步的心態才是一個男人的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