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不知從何時開始,香港追逐球鞋的熱潮逐漸變得瘋狂。或許有人會問,究竟這雙球鞋何德何能讓你花費如此多的價錢,甚至廢寢忘餐也要買下心頭好?珍貴一詞,各有不同的解讀,對他來說,珍貴一詞是一道方程式:回憶加上故事便是一雙鞋的價值。Eddie是一位隱世Vintage Adidas球鞋收藏家,多年來一直致力收藏Vintage Adidas球鞋,甚至連德國Adidas總部也要向他賜教。即使難覓知音人,他仍然堅持收藏古董Adidas球鞋,究竟這份價值何在?

「為何鍾情球鞋收藏?偏偏選中Adidas?」Eddie沉思了一會說:「我很希望追尋年少的一份情感、一份連繫,對我來說是一份共同回憶,是十分值得回味的。」由此可見多年來的收藏經歷叫Eddie回味至今,他續說:「想當年,Adidas風頭一時無兩,對我而言,Adidas球鞋是造鞋世家,而並不是單純的運動品牌。其實品牌初期從沒考慮過會將球鞋變成時裝產品,只希望專心一致製造出最專業的球鞋。正正因為德國人這份工業精神,著重功能性的堅持,令我愈來愈有興趣。」時光不可倒流,但Eddie對於昔日片段仍然記憶猶新,細緻得連時間、人物、地點,甚至心態都可侃侃而談:「以前我跟同學仔經常到訪新青年、中亞、玫瑰等地,這些店舖可算是『波鞋街』的雛形,見面時大家興奮地討論新推出的鞋款,尤其是聖誕節前夕,或臨近農曆新年等的大日子,我們都會份外期待,因為正是入手新款式的大好機會。」

雖然Eddie是專業的收藏家,但他亦經歷過不少「艱難」時刻,例如節衣縮食努力儲下零用錢、鍥而不捨地哀求父母買球鞋等。直至前往原宿公幹時,機緣巧合下重遇「老朋友」Gazelle,一時間愛不釋手,隨即展開古董Adidas球鞋的收藏之路。「當時的科技未能輕易地取得資訊,因此較難接觸不同領域的事物,球鞋便成為朋友間茶餘飯後的話題。」想當年沒有互聯網的協助,但一群發燒友都願意花時間搜集及細讀資訊,對Eddie來說也是難能可貴的回憶。

逾20年的收藏經驗,Eddie在世界各地搜羅了超過200雙Vintage Adidas的球鞋,當中有不少款式也為港人熟悉。Eddie卻說:「坦白講,200多雙收藏當中,假若沒有記錯,在香港買過、收藏過的鞋款不多於10雙,十分重要的款式更只有1至2雙。」可見古董球鞋的收藏文化,在香港這個多元文化之地絕不普及。

Eddie作為香港首屈一指的古董Adidas收藏家,不難發現其收藏室內只有冰山一角的「最新款式」,亦非甚麼「搶手款式」,他說:「主要因為整個品牌在造鞋上的概念已經不同,黃金時代或之前的Adidas仍稱得上是造鞋世家,但踏入黑暗期的90年代後,整個品牌都變得商業化,但我十分理解,始終Adidas是一間實實在在的公司,擁有數以十萬計的員工,經營是必需的。」Eddie追溯到歷史背景再回顧市場競爭的失利,一言一語都打從內心出發,特別有味道。「創辦人Adolf Dassler出身自德國小鎮Herzog,因為從事了補鞋匠的工作多年,對造鞋有著極高的要求,立志製作出一對最高品質的運動鞋,最後憑著這顆赤子之心創立了Adidas。可惜,品牌一直都以家族形式經營,在高峰後期應付不了三十多萬日產量的壓力,最終被逼走下坡。現今回想仍然痛心,但絕對能理解當下的狀況。」然而,面對巨大競爭對手Nike的出現,在主項的田徑和籃球方面分一杯羹,Adidas也開始轉型,並將家族股份賣出,變成今時今日的國際大品牌。

社交媒體的盛行,讓Eddie接觸世界各地的收藏家,互相分享戰利品,朋友絕大多數來自英國和德國,亦有來自日本、馬來西亞甚至突尼西亞。久而久之,Eddie與他們建立了一個屬於世界各地Vintage Adidas收藏家的社區,還會定時會面暢談「波鞋經」。

Eddie續說:「Adidas由一個『製作出最好的運動鞋』的理念演變成今日的國際企業,最令我惋惜的是品牌不再著重自家Manufacturing,說真的,實在太可惜了。現時推出新系列的頻率的確比以前高得誇張,最頻繁的日子幾乎每星期都有新款式推出,例如地區限定、節日限定、聯乘企劃等的系列。沒辦法,要刺激銷路只能與時間、對手競賽吧!」Eddie坦言對本地球鞋或潮流文化不太了解,數年前Eddie萌起介紹收藏Vintage Adidas球鞋文化的念頭,於是他從社交網站開設專頁,向大眾分享球鞋歷史和交流心得,希望引出更多藏家或愛好者,建立出屬於香港的Vintage Adidas Sneakers的社區。

「我希望透過網上媒體引起關注,然後舉辦古董Adidas的展覽,藉此喚醒大家心底裡那些被遺忘的球鞋。」他明白要在香港舉辦該類型的活動需要配合天時地利人和,雖然舉辦本土球鞋活動尚未成事,但與此同時,Eddie較早前跟幾位來自不同國家的收藏家合作,合力出版一本以Vintage Adidas Sneakers為主的百科全書,渴望公諸同好。

雖然不是人人都懂得欣賞這些「舊鞋」,而Eddie視這種收藏不單是一種興趣,就如他所說,是一種情感的牽繫。訪問前大家已商量、決定好將會拍攝的鞋款,直至訪問當天,Eddie再分享他最新入手的鞋款,大談兩位「新朋友」的故事:「深藍黃間的那一雙是最近入手的,全世界應該只剩下一至兩雙,而深啡色更有著崇高地位,因為這是我人生第一雙購入的球鞋,是我和家人的共同回憶。」由於兩雙鞋的Condition非常理想,所以Eddie二話不說便買下來,對他而言,古董球鞋的價值不是取決於金錢上,而是這個載體在他腦海中輸入了甚麼重要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