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你今天當我什麼,一瞬便來到的我。」當年一首《你當我什麼》唱得街知巷聞,入行至今逾12年的關楚耀,由最初的歌手身份,其後開始做過飲食主持,又曾經參與過電影拍攝。不斷轉型的他來到2018年,他又想尋找自己多一個突破,不過這次他卻沒有尋找新的崗位,反而從自己最初的職業—歌手路向出發。

在現今社會常以金錢或外貌作為男人成功與否的指標,但對於男士而言,看法則比較簡單。只有:事業、愛情、朋友這三項基本元素,所謂魚與熊掌不可兼得,有事業的男人往往會犧牲了愛情,反之亦然。男人的一生彷彿就是平衝這些關係,若然你可以處理得宜,恭喜你!你已經踏入人生勝利組了。對於關楚耀來說,這些對他來說都很遠,沒有女朋友的他對於結婚更是零想像。可惜的是與他同期出道的陳栢宇、周栢豪和林奕匡等人不但有了自己事業,最近更結婚組織新家庭,開展人生的新一頁。使他有種被拋離之感。

「愛情路上不如意,事業定必得意。」這種老掉牙的方程式有否在關楚耀身上實現?我們並不知道。不過自覺原地踏步的他卻願意在樂壇作出大膽嘗試,推出了《死亡之吻》,《飢餓遊戲》和最新派台的《求生》這三首歌曲。Kelvin表示:「希望可以一改以前的曲風,最新更與著名填詞人陳詠謙合作,歌詞上可以更一針見血表達自己的感受。」重拾自己歌手身份的他下星期更在麥花臣開演唱會,還勤力健身希望給一個更好的關楚耀給粉絲們。

攝影對關楚耀來說,它並不止是一樣興趣這樣簡單,而是一位老朋友般的存在。這位老朋友是如何與關楚耀結緣呢?就在三年前的某一天,他買下了一部相機,目的就是跟普通人一樣:嘗試去拍香港的夜景、拍下中上環馳名的車軌照、到街上把身邊不同的事物拍下來。「初頭的都是漫無目的亂拍,不過久而久之卻發現鏡頭當中呈現的景像與自己在現場的感覺並不一樣。」Kelvin說。

「其後開始有目的地拍自己感興趣,倏然發現,從鏡頭下的世界是一個很集中的世界,這種世界有助令自己的思緒冷靜下來,忘記心中的煩憂。」這位老朋友像是他的心靈雞湯,提供一種平台釋放他心裡的情感。這種感覺使他愛上攝影,走到香港不同的角落,嘗試不同的拍攝手法和模式,從自己拍攝每一張的作品中,有因為旅行而拍攝的風景照;有紀念香港霓紅燈而拍攝的照片;亦有自己在不如意的時候所拍下的照片。對他而言,每張照片都有出不同的故事,不同的心境,給他帶來不同的感受。

現在的Kelvin,不時都會與他的「老朋友」來個晚上約會。一部相機配上一對耳機,走到舊區拍下不同的照片,使自己有不同的體會。「如何拍攝人像是我近來鑽研的事情之一,拍得太多風景和死物,想挑戰自己作一些改變,最近喜愛拍下人們專注做事的一刻,因為這種時刻給了自己很大的connection。」他續說:「拍下人像使我想起「求生」這個主題,因為從鏡頭中我看見不少人都是只為生計,被迫在極為擠迫的社會中尋找一刻的生存空間。但他們卻未必這樣認為,因為這些可能是他們喜愛做的事。這令我自己想起這些年來的高低起跌,跌跌碰碰所經歷的路,其實沒什麼大不了」

在香港,人究竟是生存還是生活?都不重要。Kelvin分享道:「對我來說,每個男士在都要力求變化,尤其是自己做歌手、做演員,若然不求改變,很容易被娛樂圈淘汰。」的確,走一條自己不同的路,毫不容易。不過只要有堅定的意志,和一個改變的理由,定能闖出自己的一片天空。

「關起了悽楚,耀眼漸看清,一載經已過。」這是小克於歌曲《一年》內寫給關楚耀的訊息。意思大約是要他掙脱困境、要有重新開始的決心。八年過去了,從Kelvin這些年的經歷中,可以看到他不斷轉型,同時個人的閱歷更豐富了,去年還開始做老闆,發展出自己的飲食事業與美容事業,可見他正在走出自己的道路。常言道路不轉人轉,人不轉心轉,不被環境適應自己,這就是現時的關楚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