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古董收藏,大概是一件常人少有接觸的事情,但當中所蘊藏的是一個富有情緒的世界。黑國強,香港古董二代收藏家,從小跟隨兩位舉足輕重的師傅遊走東西兩方,經歷不少爭扎和樽頸,累積了知識、經歷和品味,最終成為藝術博覽創辦人。有別於一般學院派學士,只靠雙眼磨練出凌厲獨到的眼光,究竟黑老師是如何走過家業之路?從抗拒到熱愛,並由守業到自立門戶,究竟古董教曉他甚麼?

子承父業,盼將古董優雅一面建於東方

不論是父親的名氣或是這門生意上的金錢來往,對於一個初踏足古董世界的年輕人來說是背負著千斤般的壓力,當時既沒有網絡百科,也沒有完善教導,只單靠自己的眼睛來摸索。「有哪個年輕人不希望找到自己的理想?」黑老師初接觸古玩意時,最害怕的是朋輩的眼光。可是,從抗拒到接受,他逐漸明白到古玩意也非「老土事」,更意想不到的是,當下一接觸卻成為生命中的熱愛。

父親擔當嚴師從小教導,然而令黑老師真正大開眼界的卻是另一位「師父」 - 二十年代美國古董大收藏家安思遠先生。早已結識了「黑爸爸」,令黑老師遊走中美兩地為兩位師父跑貨學習,因而見識了西方地區以博覽形式經營古玩收藏,頓時觸發起黑老師對著家業的一份憧憬。輾轉經驗多個年頭,慢慢發掘出自己對古家具、古擺設的熱愛,決意一心將家業發揚光大,並定下目標要在香港甚至整個東方建立一個百花齊放的古董收藏博覽會,一種真正能讓黑老師跳出父蔭壓力下的推動力。

初次自行判斷,造就現今藝博成就

當天選擇跟隨父親和安思遠師父,這位「太子」在及後每一個關頭都離不開壓力,然而黑老師作為接班人是不能永遠活在父親的照顧下,想到要擺脫壓力、突破「子守父業」,黑老師選擇最直接的做法。獲得父親的放手,黑老師在獨自尋寶的初期,即使遇到珍品仍需致電給父親才可確實購入;想不到偶然一次遇上百年珍品,黑老師在多個買方同時投價的重大壓力下,決意省去諮詢並自行以十萬元人民幣購入墨枕「流雲」一件;等同數棟樓房的時價,最後換取到的是不少同業的高度評價,也為黑老師打下重要的強心針。一次又一次的成功,令黑老師累積了經驗、人脈,而上天亦暗地裡將「超強直覺」這份小禮物賦予黑老師,令他正式擁有自己的藏庫。久而久之,黑老師亦循著初心慢慢走,先扎根在荷里活道開設自家的藝術廊,繼而成立典亞藝術博覽會,為東方古董文化建立基礎。目的始終如一,希望不同藏家都能定時聚首一堂,與大眾一同分享,亦證明了黑老師突破父業框架的成功。

收而藏之,學懂放手明瞭過客之道

「這是一個心魔。」黑老師以「心魔」形容第一次斷捨離的經歷,他描述父親當日親手賣出一件對他們倆都別具意義的藏品,一件四米長的黃花梨翹頭案,令黑老師氣得七天沒跟父親對話。年少氣盛,當時正值黑老師發掘出對古董的熱愛,而最令他不能容忍、不能接受的是,「離別」前父親不時暗示這件藏品的珍貴性和自己的不捨,但最後父親還是堅持賣出,難怪掀起了黑老師憤怒的一面。多接觸了這類情況,黑老師慢慢明白到即使再厲害的藏家,其實都是過客而已。黑老師續分享:「藏家最後要學的往往是放手,但年輕藏家或許未能消化這句話的意義。」,大概「收而藏之」的真正意思就是這個道理。雖然聽起來或許有點兒灰暗,但黑老師最後寄語年輕一輩,不要單憑偶然的挫敗而停下來,要深信只是緣份問題,機會總是有的,而這種看法亦是驅使他透過國際匠人協會,聚集五湖四海,尤其是本地匠人一同分享作品的契機。

後記

受訪期間,黑老師不時拿著一個木筆筒在臉上遊走,他告訴團隊臉油也是天然保養的一種。談到保養,黑老師分享曾經在農村覓到一件數百年歷史的黃花梨大櫃,結果內裡積滿了「雞糞便」,於是黑老師花了極多功夫才能清除及打理乾淨。大小二便、蛇蟲鼠蟻的接觸,黑老師駕輕就熟,反而令他最憂心的是未能有機會為他們重新整理、修復。從黑老師的言談間,能感受到黑老師這些年來經歷了太多高低起伏,對於情緒表達有著強烈的自我控制,但再有意識的抑制,都掩蓋不了黑老師分享藏品與趣事時的興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