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年少自然氣盛,男人年輕時的那股衝勁往往會變成衝動,壞了大事,而這些過份的自信與氣焰,往往要靠逆境磨平。 香港第一代拳王向柏榮曾有過非常順利的日子,出道不久就憑著進攻爲上的拳風備受注目,2002 年更以 22 歲之齡奪得世界業餘拳擊賽冠軍,風頭一時無兩,當時的向柏榮也覺得自己所向無敵。現年 38 歲的向柏榮,又會怎樣審視當時的自己?

那年20出頭 ,尋找自我

向柏榮坦言年少時沒有什麽目標,抱著見日過日的態度。當時找了份辦公室助理的工作,説穿了只為了拿著那份薪金,下班跟一大班朋友喝喝酒,通宵達旦,沒有任何人生目標。改變向柏榮的不是信仰或師長,而是當時不少人眼中的「不良嗜好」-泰拳。「當初跟父母說開始接觸拳擊運動,他們問我為甚麽要加入黑社會。但我認為自己只是練拳而已,沒有什麼不妥,故此決定繼續堅持。」。練習泰拳之後,向柏榮反而找回人生目標,活得更實在。「雖然泰拳是講求紀律的運動,但我卻樂在其中,知道自己要打比賽就會制定作息時間,保持最佳狀態,也培訓了自己的自律性。」

登上高峰,所向無敵

據向師傅所講,當年香港的拳擊風氣不如今天盛行,參與拳擊運動的選手實在不多,加上向柏榮本身優厚的身體條件與體能,很快就在本地拳壇稱霸。「那時候我的打法非常進取,從不會退後,也覺得自己很耐打,只要集中攻擊便能擊倒對手。」因為這種進攻為上的拳風,向柏榮更自封為轟炸機。2002 年,是這位拳手的高峰期,以 22 歲之齡成為世界業餘泰拳錦標賽冠軍。「贏得世界冠軍之後,有一段時間覺得自己已經無敵,現在回想起也覺得這種心態很恐怖。」得到世界冠軍當然值得高興,但對於一位 22 歲的小伙子來說,這條金腰帶似乎有點沉重,令他自我膨脹,心態失衡。

慘被痛擊,反思後成就今天

「得到冠軍後,師公安排我跟當代泰國拳王對賽,並表明只要我能夠擊敗他,就算是強手中的強手,而我也沒有多想,就去試一下。」向柏榮賽前根本沒有想到會被對手痛擊,比賽戰至第 3 回合,被對手踢斷了肋骨,無法繼續比賽,更可能是向柏榮拳擊生涯最痛的一次敗仗。「打完那場比賽之後,我整個人的想法大逆轉,原來自己是井底之蛙,根本不知天高地厚。」大敗過後,向柏榮的傲氣開始被沖淡,亦開始反思自己的態度及打法。「自那次敗仗之後,我開始變得聰明,往往會先觀察對手才出手,務求在最少的受傷下取得有效的攻擊。」向師傅在場上的改變,除了是因為那場敗仗之外,還因為身分的改變。從最初一個喜歡拳擊的年輕人,到今天成為了別人的師傅,丈夫及爸爸。「以前打拳為自己打,但現在會想起家人,如果自己受傷就不能照顧子女,也不能教學生,因此儘量「鍚身」。」由場內到場外,向柏榮以前都只為自己出發,到今天,無論打拳做人都會為他人著想一下。除了為家人及學生著想,向柏榮也為拳迷著想「其實擂台就是一個舞台,要打得漂亮優雅,取悅得到觀眾,才算是一個拳手!」能夠講出這番話,向柏榮真的成熟了,畢竟由當天那位 22 歲的小伙子走到今天快要四字頭,走過的是歲月,也是經歷。

後記

記得向師傅曾經說過一句話「拳擊第一,家庭第二。」。這番話一出,當年受到不少人痛罵,事隔多年,筆者問向師父現在怎樣看待這句說話,向師傅的態度已經 180 度轉變,表示當時根本對家庭未有什麼概念,現在的他當然家庭為先,問及會否培訓一對子女接班,師傅則表示不會勉強他們,順其自然就好了。師傅講起一對子女時笑意盈盈,我的腦中也浮起鐵漢柔情四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