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傳承,從來都是一個重要的課題,尤其是出色的工藝,誰人都想將良好的傳統一代傳一代,但面對著時代巨輪,現實卻事與願違。香港本地的製造業曾經在 70 年代達到高峰,但時至今日,仍然緊守崗位的少之有少。瑞興皮廠植根香港多年,見證行業興衰,由百花齊放,到現時只剩自己在掙扎求存,為的就是要保留著真正的 「Made in Hong Kong」的皮革。出身於皮革世家的 Kean 不但子承父業,也加入年輕一代的新思維,將瑞興皮廠與他在 2015 年所創立的 The Lederer 「合二為一」,從生產到零售、甚至皮革工藝教學,都一手包辦,提供一條龍服務,讓家族皮廠有更大的生存空間,也與父親一起親力親為,守護著香港最後一間皮廠。

  皮革是以汗水打拼回來的成果

瑞興皮廠早在5、60 年前已經存在,換句話說,這不只是兩代人的皮革廠,而是經歷了三代人的努力。公公、爺爺、爸爸,都是以「皮」為生,Kean 自然對皮革不會陌生,由原材料變成可用皮革的過程,他一早知道,不過他最初對皮革,其實沒有太大興趣。「在我的印象中,製造皮革是一件苦差,看見爸爸如此的辛苦,當時也不明白為什麼家人要從事這個行業。」也許大家會認為,Kean 的爸爸好歹也是個老闆,的確有需要大汗淋漓事事親自出馬? Kean 則表示,袖手旁觀只監督工人生產是不可能的事。「始終受環境、人力所限,我們工廠每個人基本上都需要親力親為。」這時 Kean 的爸爸正在沒有冷氣的廠房內,為客戶的蜥蜴皮進行加工程序,汗流浹背,我們才意識到,製造皮革不如我們想像中的浪漫,而是確確實實的體力活。

父與子的距離

由抗拒接手到樂於繼承,只因捨不得。Kean 說:「爸媽曾經講過,如果我們兄弟不接手皮廠,他們極其量做多 10 年,便會結束瑞興。當時雖然對皮革沒有太大興趣,但覺得家族多年的心血就此白費,實在可惜,於是便決定接手經營。」與親人共事有利有弊,好處是大家可以更有彈性處理工作,也比一般員工有歸屬感。但假如遇上意見不合,又該如何處理呢?一個人的思維與做事方法,或多或少也受到時代影響,身為 90 後的 Kean 也直認與爸爸在製造皮革的理念上大不同。「相比起從前客人,現在的人要求更高,過去造皮縱使有瑕疵,客人們也不至於退貨,而現在的客人卻毫不留情。」正正是客人的標準不同 ,Kean 坦言爸爸那一輩的做法就是實事求事,不談其他。而面對精品化的年代,他卻認為要掌握更多新技術與細節。Kean 為了增進自己對皮革的認識,特意到英國進修,務求對製造皮革的每一步都掌握得更好,而他剛回港接手瑞興皮廠時,曾提出過購入成本較高的原材料或加工原料。起初他爸爸也不能理解,幸好一家人還是可以「有商有量」,經過溝通之後,爸爸也願意接受 Kean 的提議,達成共識。其實,「爸爸輩」擁有十多年「落手落腳」經驗,配合新一代的知識,以及現代的處理方法,只要雙方消除分歧,絕對能做到「雙贏」,而 Kean 兩父子現在也可說是合作無間。

獨有味道,全力推廣香港製造

製造皮革與釀酒一樣,用不同的原料,不同的方法處理,會有不一樣的味道;在不同地方製造的皮革,會帶有不同的「地方特色」。瑞興皮廠在設備、人手、技術上,也許不能與其他世界皮革大國相比,但這兩父子絕對有決心造出屬於香港的皮革。「我們會在某些精緻的皮革上雕上花紋,形成特別效果,客人也相當滿意,可惜這只是較小部分的需求。」市場反應不如預期也未有削減 Kean 兩父子的決心,而 Kean 更計畫推出更多成品,例如手袋、卡片套、電話套等,讓更多人能夠認識全本地製作的皮革產品。無論是瑞興皮廠,還是 The Lederer,他都希望在未來的日子裡能夠得到更多人認識與支持。身為香港人,支持香港事,看到「從頭到尾」都屬香港製造的產品,與父子兩代打拚的故事,沒有不支持的道理吧!

後記

訪問當天一踏進瑞興皮廠的門口,就聽見了響亮的狗吠聲,仔細一看,才發現他們養了很多狗,看來 Kean 與爸爸都是愛狗之人。後來看見這些大型犬隻在 Kean 和爸爸一聲令下後,馬上變得溫馴,竟然讓人有一種莫名的溫暖,也許這就是「家族經營」才擁有的人情味吧!離開的時候,外面下著滂沱大雨, Kean 更主動提出開車載團隊離開,再次令人感受到這個充滿皮革味的空間是如此的溫暖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