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對於日本人來說,這些古布可能一文不值」。這句說話在一位古布襤褸收藏家的口中說出,真的有點不太對勁,既然連日本當地人都不懂欣賞這些古布的美學,背後又有什麼原因,驅使  Brian 沈迷在古布世界之中?美的定義人人不同,而美學與美感往往都需要環境與知識的培育。百川主理人 Brian 認為只要了解到每件事物背後的意義,透過理解、認識歷史起源,自然會懂得欣賞事物的美,這亦是他成立百川的原因,希望透過教育、交流,令更多香港人懂得欣賞日本古著之美,令這種文化可以傳承下去。

虛榮與質量

在大眾的認知當中,日本古著是老人家的玩意,眼前看著如此年輕的 Brian,令筆者不禁在想,究竟是什麼機緣令他接觸到日本古著文化?Brian 直言自己從前是一位「潮童」,也就是只顧品牌,不求甚解。「當年有一個日本潮流品牌將襤褸的概念放進設計當中,實在令我眼前一亮,從此就對這種文化深感興趣。」。在對日本古著文化產生濃厚的興趣後, Brian 便嘗試搜羅不同有關書籍,令自己更了解日本古著文化。「其實當你認識到背後的知識,你追求的事就不一樣了,開始覺得追捧品牌沒有意思,倒不如將錢花在品質上。」。厭棄了潮牌後,取而代之的是親身到日本選購古布,到現在還是會時不時到日本看看,而每一次購入或尋到的古布,都總能令他帶來驚喜。

融匯貫通,結合創作

日本古著的種類眾多,演變的過程源遠流長,最初由中國的吳服、演變至和服,到較為人熟悉的野良著,而野良著則是仕事着(工作服)的分支,泛指農民所穿的工作服。一切關於日本古著的知識,Brian 滔滔不絕的一一告知,也確確實實展現出他對日本古著的認知,同時因為對於日本古著的深入了解,令他懂得鑑賞日本古著之美,在採購時眼光自然特別精準。可是,在認識、欣賞、收藏之後,就沒有然後了嗎?似乎欠缺了自己投入、創作。「日本人有一種精神叫勿體無,認為一件物件應該發揮自己最大的極限,甚至轉化,亦因為這種精神,才會有襤縷(BORO)等文化出現,同時這種精神也啟發了我,嘗試開拓一個新領域。」。在成立百川之前,Brian 是一位皮革職人,在收藏古布一段時間後,他決定將古布與皮革結合,創作出不同的古布皮具,將一塊塊古布拼貼縫在皮具上,成為獨一無二的作品,也是算是體驗了勿體無的精神。

文化保育,只求傳承

如果說百川是一間售賣古著的店鋪,這個形容實在不太貼切,甚至是一個錯誤的形容,皆因客人走進店內選購古著,Brian 也未必放售。「有些客人很快就下決定,我通常都會勸他們先想清楚,也會跟他們講一下該古著的背景、歷史、特點等等,我希望客人可以先認識、再以自己角度審視古著,覺得真的喜歡才去擁有。」。聽到這裡,相信大家都不會認為百川是一間商鋪,反而更像一間古著微型博物館,而 Brian 當然是大家導賞員。香港的主流文化講求快速、即食,問到 Brian 在這種環境地下,怎樣才能夠推廣、保育日本古著文化時,他也直認這是不爭的事實,不過自己作為一喜歡古布的人,要做的就是堅持自己的原則,而百川就正是他培育日本古著文化的基地。「講到底,還是看你是否尊重自己喜歡的事,將它的美感發揮至極致。」。態度清晰,說得鏗鏘,這應該也是日本職人的核心精神,一生只做一件事,為的是將喜愛的事物發揮到極致,獻上一份崇高的尊重。

後記

百川的位置藏身於觀塘的工業大廈之中,當攝製隊一踏進工廈的大堂,眼前出現的是一部頗具歷史價值的升降機,走進升降機中後,還要管理員叔叔替我們拉下大閘,才能「出發」。無論是升降機、吊扇,還是開始剝落的油漆,都讓我們感受到一份回到過去的情懷,仿佛置身在復古電影的氛圍當中。一踏進百川,光線突然明亮起來,與工廈本身形成極大的對比,簡單的日式裝潢讓人感到舒服恬靜。跟百川主理人 Brian 談了一會之後,筆者開始覺得這個地方其實相當適合,年輕人心中藏了一顆「老靈魂」,對日本古著情有獨鍾,那麼在破舊的工廈之中,有一個簡潔明亮的「日式小空間」,賣著有多年歷史的日本古著,又有何不可?或許就是這種不經意,正符合反差的美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