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TCHES

【ZENITH 上海發佈會】專訪品牌全球代言人陳奕迅,探索 DEFY INVENTOR 極致工藝

3 weeks ago

Time to reach your star,觸手分秒之真,成為本年度瑞士腕錶品牌 ZENITH 在自家製錶術的一大路向。自2017年推出百分之一秒計時代表作 DEFY El Primero 21 腕錶後,ZENITH 於今年再度展示出過百年精湛製錶工藝,研製出首款專利調速擺陀腕錶 DEFY Inventor。一直視大中華區為重要市場的 ZENITH,亦特此推出全新大中華區限量版腕錶,並特別邀請華語樂壇靈魂人物及品牌全球代言人陳奕迅拍攝特備影片呈獻新作。上星期,MENXPAT 獲邀出席 ZENITH 於上海隆重舉辦的 DEFY Inventor 發佈活動,率先欣賞影片及該枚珍貴新作,而且更有機會與 Eason 進行訪談,了解這位全球代言人對於 DEFY Inventor 的親身體驗。

比起兩年前登場的 El Primero 21,ZENITH DEFY Inventor 是世界首款、也是唯一一款革新傳統擒縱系統並成功實現量產的機械腕錶,配備 ZENITH 自主研發的「調速震盪器」(ZENITH Oscillator) 再造機械心臟,其一體化游絲擺輪元件取代使用了三個多世紀的傳統游絲擺輪,擺輪頻率更達至極高水平的18赫茲(通常為4赫茲),顛覆性了機械製錶的傳統工藝。關於今次發佈的全新 DEFY Inventor 大中華區限量版腕錶,ZENITH 為該枚腕錶鑲嵌總重量達5克拉的鑽石,而且只限量發行50枚,鑽石的襯托令腕錶更彰顯 ZENITH 開拓變革的魄力。

為了隆重其事,品牌特意邀請了 Eason 拍攝特備影片 ,發佈會上亦首度播放該影片,讓到場嘉賓率先觀看。在發佈會正式開始前,MENXPAT 與 ZENITH 香港團隊亦有幸與 Eason 坐下來,親身了解 Eason 戴用 DEFY Inventor 後的分享,與及早前他到訪 ZENITH 力洛克廠房的感受。

Q:怎樣形容 ZENITH 的品牌 DNA?

A:ZENITH 是熱情、超級專注與及不斷鑽研,其實心態上與自己很相似,就是不容易放棄。精準度在現今腕錶已經不是首要條件,但 ZENITH 的精神和態度就是「我就是要鑽研十分之一秒、百分之一秒、千分之一秒」,一般人都會質疑其實際作用。當然,你可以說實際用途未必很有價值,但心態上,他們的「Passion of Watchmaking」真的很厲害。早前我到訪廠房,其實看起來沒有甚麼特別,但我最有印象是當時一邊為我講解的那位人員,真的很棒,當你感受到他們介紹時所散發的那份熱情,你就會明白他們為何那麼熱愛這份工作,製錶對於他們來說,就是一種生活態度,就是這麼簡單。甚至廠房外的環境,我都十分享受。(我都想搬到那兒居住,哈哈)

Q:擔任品牌代言人近一年多時間,比起未成為代言人之前,自己對腕錶的要求有變化嗎?

A:的確有變化。雖然自己一直都有收藏腕錶,但自從到訪錶廠後,反而令自己再沒有多麼「多心」- 發現一枚腕錶原來已足夠。接觸過廠房人員,了解各個製錶工序後,令我明白不同造法、用料、設計是應付不同需求,你可以理解為 marketing 的策略,而這令我更明白自己絕對不是那種用家,反而簡簡單單一款鋼錶就可以。相反,如果送禮的話,我反而會考慮更多,因為這是一份心思,「白金?碳纖?深色皮革帶?還是鋼帶?」,所以現在變得更簡單了。可能跟年紀有關,以前的物欲比起現在高很多,現在就算穿搭方面也簡單得多。但是絕非沒有要求,現時仍然有追求,只是追求更簡單的事情。

其實那次到訪,廠方有很多故事與我分享,而關於 DEFY Inventor 的研發,我覺得團隊是有點進入「瘋狂」狀態......減少百多件零件,然後再變化成現有的結構,而且可以自行高頻振動,可想而知要經過多少研究才成功,他們就是不甘於現狀,總是追求更好、更多突破。坦白說,ZENITH 腕錶的款式的確比其他錶廠較少選擇,不過現時也開始著重外觀設計、用料等,所以其實 ZENITH 真的很適合我,很 cool、簡單而且頗低調,就連品牌 logo 都是單粒五角星,所以我個人挺喜歡這個品牌。

Q:除了 DEFY Inventor,自己還喜歡哪一款 ZENITH 腕錶?

A:其實我自己挺喜歡另一款陶瓷製的 chronomaster,那是我首枚擁有的陀飛輪,設計上都是簡單,偏向 sporty 風格。

Q:如果要為自己演唱會匹配一款 ZENITH 腕錶,這枚陀飛輪又會配上《陀飛輪》嗎?

A:這個組合很多人都會聯想起(哈哈),反而,因為近期接觸多了 DEFY Inventor,當中的高頻振動又令我想起《隨意門》。我明白大家很少會聯想起快歌,但 DEFY Inventor 的中文譯名「創想家」,其實《隨意門》就是令我聯想到......我們的生活已經夠嚴肅,太多事情及思維都被現實所限制,我們應該要衝破、要大膽一些,不能只活在盒子當中。其實我自己都是非常循規蹈矩,但我認為思想上可以「百厭」一點,因為我覺得 Inventor 對於我這類人,就是一種 encouragement。哪怕現實還是有所牽制,但單是幻想過已經覺得很過癮,其實有想過已經很有趣(看看我,單是想像已經那麼興奮)。

Q:參觀過力洛克廠房,自己覺得最深刻的是哪部分?

A:其實最吸引我的並不是那些機器或生產過程,反而是廠房的閣樓。雖然廠房講述製錶歷史,或者展示精密切割技術都很有趣,但那個閣樓卻帶給我一份強烈的感覺,因為我很喜歡有關歷史的事情,而當我經過那兒時,我能感受到它蘊藏着重大的歷史背景。因為當時  Charles(Charles Vermot,被譽為 ZENITH El Primero 拯救者)收藏很多重要東西在那兒,而且又要日以繼夜工作(很像間諜一樣),最後拯救了整個機械錶工業,Julien 甚至不時跟我分享,廠房有人聯絡上 Charles 的子孫......等等的故事,就是那些歷史故事令我充滿幻想空間,那些歷史證明了製錶是一項工藝術,絕非「simply tell the time」,所以這無疑是我最喜歡的部分。

我還有一個小小的分享。因為擔任了代言人的關係,過去一年經常戴錶,但亦不時放下腕錶,因為害怕會弄花。後來,我發現由於養成了看錶的習慣,所以當手上沒有配戴腕錶時,會有點兒不習慣。無可否認,很多人現時都習慣從智能電話查看時間,但其實我覺得反過手看腕錶的動作,是很有型的一件事,尤其對於男士(所以,有型都幾重要)。

發佈會現場當晚以神秘黑色佈置,利用白色光柱、鏡面折射,甚至 DEFY Inventor 的投影展示來營造充滿未來感的科幻主題,同時象徵 ZENITH 的創新視野。ZENITH 全球行政總裁 Julien Tornare 先生表示:「感謝陳奕迅先生以及現場所有嘉賓朋友和我們共同見證這個特別時刻。DEFY Inventor 腕錶與『ZENITH 調速震盪器』的誕生,是 ZENITH 探索製錶技術的里程碑的,我們會繼續堅持這份154年的自我突破,希望可以征服更多極限。」欣賞腕錶,除了外觀設計及技術工藝之外,更應該行前一步了解背後的精神。正如 Eason 分享:「Time to reach your star,就是要不斷的提升自己,要向很遠的目標不停邁進,打破頂尖」,男人與腕錶,就是要有這份連繫。

資料及圖片來源:ZENITH、MENXPAT

立即按Like,追蹤STYLE-TIPS.COM 每天facebook更新!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