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不同樂器就像人類的各國語言,每一種音色都有著獨特的節奏感、氛圍,如果叫你選出一種最喜歡的樂器,你的選擇又會是什麼?我想不外乎也是結他、鋼琴,或是小提琴吧,這些主流樂器不少人在成長中都應該接觸過,甚至學習過。如果在你眼前,有一隻鑊形的東西,大部人都會覺得這是煮食工具吧,但在迴匠主理人阿丁眼中,這一定是手碟,一種於千禧年代出現的新型樂器,令他一見著迷,現在更親手製作,成為香港絕無僅有的手碟工匠,今期 MENXPAT 職人誌就邀請到他來分享他的「手碟之路」。

歐洲的一面之緣

手碟在香港其實一點也不普及,你可以在大型琴行買到各種不同樂器,唯獨是手碟絕跡於各大樂器行,就算想「入門」也無從入手。 阿丁多年前於歐洲旅行期間,在街上遇上手碟,這個「第一次接觸」更令他覺得非常驚艷。「當時看到手碟其實覺得十分有趣新奇,它的音色也是相當獨特,非常和諧,令我大感興趣。」阿丁對於手碟的鍾愛可算是一種緣分,叫他解釋為何愛上,他自己也解釋不了,只是聽到空靈感十足的音色,感到頓然放鬆。阿丁擁有的第一隻手碟其實也得來不易,在網上苦苦搜尋,最後在一間南美的手碟公司購入,至於該公司的確實名字他就遺忘了,畢竟這也事隔多年。

獨特美;工匠路

「手碟上的音程編制其實是有限制的,一般只有八至九個音,同時每款手碟應用的音程都有不同,很難買到適合自己的。」正因為這個原因,阿丁三年前開始萌生自行製作的念頭,加上他本身有物理學的學科背景,自然有更大信心動手製作。不過,有信心歸有信心,阿丁當時對手碟製作的知識相當貧乏,只是靠著自己在網上觀看影片自學,才「膽粗粗」的租了一間相當簡陋的工作室埋首苦幹。努力不懈當然有正面回報,但阿丁的手碟路之所以越走越順,都要多得一位「高人」的指點。「當初我還未掌握到不知道手碟在成形之後,該怎樣才能達到心目中的音高,如何調音,幸好友人介紹了一位外國的手碟大師給我認識,讓我開了竅。」每隻手碟的特色不一、音階不一,讓阿丁開始自行製作,同時也給了他很多挑戰與滿足感,就在接受訪問當天的同一星期,阿丁接了一張相當特別的訂單,令他大為興奮。「有一位客人要求我們製作一個 Pentatonic Scale(五聲音階) 的手碟,再加上一個減三十音分版本的 Pentatonic Scale,能夠演奏出「撞音」的效果,相當有趣。阿丁表示,最後也不知道會否成功,但這個挑戰卻令他相當興奮,也許這就是製作手碟帶給他的滿足感吧。

沒有限制,感受音樂

手碟除了獨一無二之外,沒有「對錯」也是其標誌性特色,因為手碟的音階全都按照特定音程制訂,換句話說,在一般正常「規格」的手碟上,你不太需要刻意選擇敲打那個音,因為根本不會有「撞音」的程況出現,演奏時反而只要隨著節奏,從心出發,也許從未接觸過手碟的你都可以打出動人的音樂。「手碟有別與其他傳統樂器,就算你不懂樂理,沒有樂譜,都沒有關係,當然我也會教授學生敲打手碟的基本技巧,至少你要打得響亮。」阿丁彈琴多年,近年也經常演奏手碟,這番話從他口中說出來,絕對夠說服力。手碟的結構,與阿丁對音樂的理念都相當近似,他覺得音樂不應該「分對錯」,反而應該用心感受,這也是他成立迴匠其中一個目的,希望將這個理念傳開去,同時讓更多人認識手碟。在教育之外,阿丁認為自己製作的手碟還有很多可能性,還有很多進步空間,未來無論在音色上、形狀上都想達到更高層次,充分表現出他那分專注與熱情,筆者也祝他未來能夠達成目標,也希望手碟這種樂器能夠更為普及。

後記

訪問當天適逢迴匠「搬家」不久,新的工作室暗藏玄機,一走進去先是地方寬闊的上課區域,全白的裝潢令人感到相當舒服。除了擺滿手碟之外,還有一台鋼琴與一支結他,興致一起,可以開個小型演奏會都沒有問題。在工作室的最盡處有一到小門,門上貼著工場重地,一推開門便看見很多工具,放得相當整齊,也看到了製作手碟當中,最重要的水壓成形機,讓拍攝團隊打開眼界。當天的訪問選擇在工場內進行,反而讓我們看到更多手碟製作的「秘密」,跟阿丁訪談時,發現他的說話邏輯相當緊密,也相當重視發言內容的小細節,而注重細節正正是「職人」其中一項重要元素,所謂見微知著也就是這樣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