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每一們手藝都有其獨特之處,亦需要花上大量時間練習,才能夠做出每一件有質素的工藝品。一張紙的用途甚多,你可以在紙張上行文,也可以做書。今天我們的受訪嘉賓阿蟲與 Michael 就將一張張紙變成大型藝術品,更在國際藝術活動得到青睞,來頭絕對不少!能夠在香港以手工藝作為正職,除了工藝精湛之外,還有不少因數要考量,決定也要精準,究竟兩位是如何將工藝創意成為自己的正職,當中又有何困難?一起來聽聽他們的分享。

大學相識,玩票性質開始

Micheal 與 阿蟲同為設計系學生,在理工大學就學時期已經相識。在畢業後,兩人分別在不同公司打滾過好幾年,發覺無甚可為,便決定找些新出路。最終他們決定參加 Design Mart,並在當時製造出四個有關本地建築物的紙頭盔。由於以紙張創造的工藝品實在不太多,他們的作品很輕易就突圍而出,繼而得到更多的工作機會。阿蟲表示二人起初成立 Stickyline 沒有想太多,只是希望能夠發揮自己所長,不過他卻堅信只要努力認真做事,一定會有回報,最後皇天果然不負有心人,Stickyline 至今已經營運了將近 8 年時間,更在香港本地小有名氣。

創意無限,精準執行

在 Stickyline 擺放了大大小小的紙藝品當然吸引力了我們的目光,正當我們在驚嘆兩位的巧手時,Michael 卻表示「其實我們在電腦完成設計後,生出的模型已經與成品有八成相似。」雖然有電腦輔助,不過在人手組裝過程中,還是有不少地方要注意,例如組裝的先後次序,裝嵌位置等都要做的十分精準,否則會影響成品,而且這些都要靠經驗的累積,才可以做出精準的判讀。製作上有電腦幫助,但創作上兩位主理人就得靠自己。阿蟲表示天馬行空的創意當然是必須,過在整體意念上也要花上一些心思梳理才會有更好的作品。「藝術家自由創作的精神當然值得欣賞,但如果要創作令更多人明白、接受,除了自我感覺良好之外,還要考量一些較現實的條件,例如主題是否與空間配合,別人能否理解背後理念這些因素等。」有創意,也沒有藝術家的過分偏執,難怪 Stickyline 的「命途」如此順利,這絕對不是運氣使然。

重視團隊精神,放眼世界

由於不時都要創作不少大型展品,但憑他們的能力已經有點吃不消,因此他們也漸漸建立自己的團隊,尤其在組裝過程就更需要團隊協助。阿蟲說道:「其實我們對待團隊就好像家人一樣,因為大家都是創作的一份子,不應有階級之分。當然團隊內有的各位有不同的責任,因此我們的默契越好,對整個創作過程也會有著正面的影響。」上一年(2019年)算是 Stickyline 的豐收年,因為參加 Affordable Art Fair 的關係,主辦單位為 Stickyline 與一家酒店集團牽紅線,令他們的作品能夠面向世界,也證實了他們的努力沒有白費,希望 Stickyline 未來也可以憑著自己的創作越走越遠。

後記

受到疫情影響,訪問當天攝製隊全都戴著口罩,大家的樣子都有點模糊。不過這種小小的隔膜絕對影響不了兩位受訪者的熱情,阿蟲更是幽默感十足,與我們談笑風生。與筆者先前想像的不同,兩位一點也沒有所謂的「藝術家脾氣」,反而相當平易近人。言談之間,更發現他們絕對是良心僱主代表,情願自己領少一點分紅,也不願在逆市當中調整員工的薪酬。談到這裡,大家難免都有點愁雲慘霧的氣氛,共同的願望還是希望疫情能夠儘快過去吧,相信讀者們都衷心希望這場噩耗能夠儘快過去。